kisskise

Kise🌟

【爆轰】体格差

甜死人了😭

藏狐绥绥:

   成年后已经是职业英雄设定,成年后体型私设。


         意识到这件事的起因是轰焦冻破天荒的给爆豪买了衣服。


  虽然有努力学习各种生活常识,但是前十五年没享受过闲暇时光的轰焦冻对于一些休闲活动一直不太能适应。学生时代有姐姐帮忙打理衣食起居,成为职业英雄后几个月就被划拉到爆杀王看护范围下,“逛街”于轰焦冻来说着实没什么体验的机会,总归他对物质没要求,喂啥吃啥,给啥穿啥,十分好养。


  而这天他会出现在商场也不是为了探索逛街这一新领域,本来在家休假嗦面的他接到“请协助抓捕商场劫匪”的通知,赶到商场大厦时却被告知犯人不慎被商场负责清洁的机器人撞倒,昏迷不醒被送进医院治疗。轰焦冻听完面前商场经理一脸纠结尽量克制着不笑出来的解释后,呆了呆,点了点头,为自己这个月解决的案子数量可能要落后于他的爱人兼老板感到难过,也为刚才没吃完就被扔掉了的半碗荞麦面难过。


  有些郁郁寡欢,转身准备回家那一瞬间轰焦冻仿佛看见了一个笑的张狂可恶的爆豪胜己得意洋洋炫耀自己连续半年效绩第一的样子……


  嗯?轰把身体转回去了几度,发现刚才不是完全的幻觉,离他不远处的架子上挂了一件衣服,黑底。


  上面印着一颗有三白眼、牙呲到露牙龈的暴躁大榴莲。


  这设计师真的没有在暗示谁吗?


  


  这天晚上回到家的爆豪第一次在不年不节的时候收到了自家恋人的礼物。


  看着依旧没什么表情,但眼神明明白白透着要使坏的意思的轰,爆杀王挑挑眉,已经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东西,还是带着点笑意充满了兴致的拆着包装。反正自己明天就开始休假,而英雄焦冻的上次受伤养病的假期至少还有四五天才结束,不管袋子里是什么玩意儿,总之就是个今天晚上欺负自己呆头呆脑的恋人时嘴上的一个借口罢了……


  ……T M D!哪个混蛋设计的快出来挨打!


  笑屁啊!你个半剥荔枝脑袋!!


  


  爆杀王一手捏住焦冻的脸,另一只手对着他柔软的半红半白的头发一顿揉搓,搓出了一个半红半白的小榴莲头,不过维持了几秒钟就软乎乎的趴下去了。


  不爱放弃的爆杀王搓新的红白榴莲头的时候,轰的手也伸上了爆豪永不服帖的爆炸脑袋,只不过下手非常温柔,温柔的抚摸。


  “你的头发和你,好像。好喜欢……”


  “嗯?喜欢爆炸榴莲?”


  “喜欢胜己……”


  不知道是因为五岁以后就没人愿意满足他的小任性还是怎样,爆豪感觉轰焦冻简直是他见过的最擅长撒娇的一个人了,每次只需要几个字就让他的心变得又酸又软。


  其实一是因为别的也没人敢向爆豪撒娇,二是因为,虽然爆豪是不可能承认的,他爱惨了轰焦冻。


  一顿小情侣之间的耳鬓厮磨和甜腻腻的亲吻,轰趴在爆豪厚实的要命、太硬太硌人的胸口


  “想看胜己穿榴莲T恤。”


  “谁会穿这么丑的破衣服啊!!”


  “胜己。”


  “想都别想你这撒娇混蛋!”


  这话好像提醒了轰什么,他往上拱了拱,色浅通透温柔的眼睛对上爆豪的,没有闭眼,就保持着温顺听话但却不明不白受了欺负的小动物的姿态,亲了亲爆豪的鼻尖,又亲了亲嘴角


  “我想看爆豪穿我送的衣服。”轰试着撒娇。但看着爆豪好像不为所动的样子,又努力到“晚上,全听爆豪的。”


  虽然爆豪觉得轰在床上已经乖的不像话了,但,既然爱人这么努力讨好自己,不就是件衣服,穿也没啥,又没有别人看。


  爆豪用眼神表现出了妥协,轰立刻就把那件榴莲T递了过去。


  不过爆豪胜己对着衣服来回看了看


  “轰……这衣服有点小了吧?”


  但面对轰一脸怀疑他是在找理由拒绝穿这件衣服的表情,已经学会了妥协的成年爆豪也只能尽力把自己挤进这件一看就装不下他的小破T恤里。


  但是小了就是小了。


  对着穿着窄窄巴巴的T、八块腹肌里六块都露在外面的爆豪,轰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他想起自己确实忘了和服务员小姐说爆豪的尺码,当时他指着榴莲T跟服务员小姐说想要那件之后,她打量了一下轰的身材就去取衣服了,也许是觉得并没有特殊说明尺寸的话,应该是买给自己的,就没多问一句,而缺乏购物经验的轰顺势就把尺码问题遗漏了。


  看着有些低落的轰焦冻,虽然完全是他自作自受的,但爆豪还是打算安慰一下他,或许明天可以一起去商场再逛逛?


  轰焦冻沉默着,拿起爆豪好不容易脱下来的榴莲T理平,套在了自己身上。


  正正好。


  “为什么呢?我明明不比爆豪矮。”说不比爆豪矮,准确来讲,是爆豪胜己加上爆炸头后和轰一般高。但把爆豪压不下的头发也算成他的一部分也不是不合理。


  “哈?”爆豪是不会觉得轰比自己高的,虽然实际从高中时代开始他就一直比轰焦冻矮“你那个弱鸡身材长得高又有什么的!”


  “弱鸡身材体脂率也比你低,你这个傻大块头。”


  “有胆你再说一遍!”


  “傻大块榴莲头。”


  爆豪一贯是越生气越理智,所以他危险的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眼前穿着合身的黑底胸前印着一个挑衅的大榴莲的T恤正试图在言语上站上风的轰焦冻,几乎没有留给他反应时间的把轰扛回他们的卧室扔到了床上。


  (脑内开车)


  轰当然不是弱鸡身材,个位数的体脂率,完美的像艺术品一般分布匀称的肌肉,毕竟他是一个专业的、不懈怠锻炼自己的英雄。


  但,言灵的力量是很强大的。


  小时候,见不到妈妈,接受完安德瓦暴力式育儿的轰焦冻,总是在给自己上药的时候许愿自己长大一定要像妈妈,一点也不要像安德瓦,不要火,不要红头发,不要那么凶,也不要那么多肌肉。这样妈妈就不会怕自己了,自己就可以去看妈妈了。


  轰冷和安德瓦之间,轰焦冻无疑更像轰冷。柔顺的头发,精致的轮廓眉眼,温和的性格,有基因的作用,也有轰焦冻有意识的让自己尽量不要与安德瓦相似的关系。


  轰焦冻对此很高兴。


  只是有一点,他的肌肉纤维也像了母亲。


  虽然并没少锻炼,但是与爆豪甚至绿谷相比,轰焦冻想练出大块的肌肉就是比较困难。爆豪那个从小就肌肉发达到异常的家伙先不说,就连绿谷在成年之后也朝着全民偶像欧尔麦特的方向塑造着身体。


  虽然知道英雄的形象不是非要有惊人的肌肉,欧尔麦特安德瓦以外,像潮爆牛王这样个性不太依靠暴力的英雄没有夸张肌肉的也很多,但是感觉自己被甩开了的轰偷偷努力练了很久没有结果,很是消沉了几天。


  后来几个原因让轰放弃追求发达的肌肉。


  一是经过绿谷开导,轰认同了比起充满爆发力的超大肌肉,对冰和火操纵的准确性确实对于自己英雄的工作更加重要。


  二是发现在“最可靠的英雄”排行榜上,有着一身夸张肌肉的爆豪被远远远远————远远的甩在了自己后面。看来肌肉形象也不能给民众带来可靠的感觉。


  三是因为爆豪那个对第一极端执着、不服输的性格,导致有一次轰因公去安德瓦事务所办事的时候,看到了一封询问“爆杀王是否为安德瓦私生子”的粉丝来信,信内将爆杀王和安德瓦的性格、能力、充满肌肉的外表都加以对比,得出了“爆杀王比焦冻更像是安德瓦的儿子”的结论。


  轰焦冻至此完全放弃了练出虬结的肌肉的想法,并因为别人认为他不像安德瓦而高兴的背景自带了好几天的小花花。


end.


我就想啊,轰轰的美男子脑袋下面如果是安德瓦的那种身材,太冲击了。爆豪倒是可以贯彻肌肉猛男设定,但,想想这帮小少年们的目标身材可是欧尔麦特耶……欧叔身材上一个绿谷脑袋?

神仙太太来lof了!!😭😭😭

Jumping湛圆圆:

黑子视角的捏脸杀。。自己加粮涂个二黄阿大小火神视角😛💓(微博搬运留念)

【青黄】同人文个人向整理推荐

青黄旧文记录:

-  部分文在lofter上并未搬运或内容不全,故附青黄同盟论坛或百度贴吧转载贴地址


- 长篇文所附地址为第一章,全文请点进作者lofter查看归档


- 仅为个人向整理推荐,排序不分先后


- 主要整理15年前的旧文


- 不提供txt下载


因本人入坑太晚,看过的青黄文实在有限,加上早期文时间久远,分布相对较散,因此肯定会有很多遗漏的好文未被列出,请见谅。


如有错漏,烦请指出!也欢迎推荐补充!


 
 



  • 阿深some



望见青空  贴吧 论坛


极光  lof


海市蜃楼 lof


现状打破 lof


告别单身 lof


这孤单长夜犹如白昼 lof


世界唯一的量角器 lof


病友 lof


披星戴月 36文库(id=32171)


天空坠落大地之时 36文库(id=277772)


 



  • ranana



未来的你 论坛


秘境  论坛


深水寺七十二面相 贴吧


啦啦啦 论坛


The Moon 36文库(id=25992)


 



  • 鉴爱书



Daydreams  lof


Daylights lof  (番外 相思鸟 lof )


New Life lof


Love Maker  lof(番外 鳗鱼饭 lof


关于你 lof


雪盲 lof


梦中人 lof


 (作者太太在lofter提供前四篇文txt下载地址)





  •  sweetmouse



拂晓来临  lof  (番外 set fire lof





  •  罗密欧酱



普通朋友 lof


 



  • 全对



Reality Show lof


TO KISE  lof


 



  • kuroyorh



帝光三年 论坛


Like a Fire Flower(帝光三年续) 论坛


Lion Heart 论坛


君の体温  论坛


Unspeakable 论坛


 



  • 炎蚀



终夜灯 贴吧  论坛 


Almost  Forever 论坛 贴吧


My Little Planet 论坛





  • Selleno



90号公路往事 贴吧


东名高速公路往事 贴吧


空箱子 贴吧老箱子 贴吧


戒烟 贴吧


爱是一笑而过 贴吧


今日 论坛


心脏跳动 论坛


年度任务 论坛





  • 桃丼柴



秒速57号线 贴吧


 



  •  市樱子



supernova  36文库(id=21456)


(作者太太在文末已放txt下载地址)





  • 老板娘的店



昨天晚上决定放弃暗恋了三年的人(论坛体)  lof


 



  • 憬君再见



敬启,远在天国的憧憬君 论坛


 



  • 薄荷



KBSP (含火黑 紫冰 绿高 降赤)  lof


36文库(id=19636)





  • 苏西西



帝光特别行动组(含降赤 紫冰 高绿) lof


(因lof第一章缺失,故放作者太太提供的txt下载地址)


帝光特别行动组出书版番外(含 紫冰) lof


他和他的猫 lof


(超级温馨治愈的一篇,推荐)


 



  • 叁焱



情深不寿  贴吧





  • 苏梨子



有违天性1  lof


有违天性2 lof


入戏太深 lof(番外 lof


斯德哥尔摩情人 lof


有违天性出书版番外 lof





  • 頓珍漢小空知



全速で追いかける(全速追逐)  lof


Voice Mail  lof


Eclipse lof


Dear Aomine lof


十一年蝉 lof


背阳处之人 lof


 



  •  云落的星辰



三厘米 lof


不知情 lof





  • zero透明度



午夜飞行 论坛


 



  • kiralion



思いは届いてるのか(BE) 贴吧 论坛


同居十一题 论坛





  • dudushin



就在夜明破晓前 论坛





  • 芝兰



皇家旅团  贴吧


 



  • 白菜



下半场 lof


谁动了我的副机长系列三 石墨





  • 吃盐不撒糖



逆向漩涡 lof


里表lover lof


其实你们都误会狐狸精了 lof





  • 昨犹画



生死72小时 贴吧


 



  • 三柳



那些没说的事  贴吧





  • 橡树兔



夏日幻梦 Summer Illusion 贴吧





  •  塞巴斯DE宠儿



黄濑凉太的三个愿望 贴吧





  • 彼有方生



暴雨将至 贴吧


Love Can Be Like Bandage 贴吧


 



  • 梦里踏雪几回



【桐皇峰X帝光濑】喂你是我未来的老婆你信不信 lof





  • À bout de souffle



G V PARO lof





  • 耳机



舔血 论坛








汉化文


 



  • Sakane(サカネ)



Calling From 论坛 贴吧


(日系文的经典作品,文风细腻,推荐)


Colors 论坛 


Drowning Merman 论坛


Rainy Rainy 论坛


 



  • neko-nya



Yellow(火黑青黄 BE) lof


(非常经典的虐心作品,太太已提供下载地址)




青黄2ch论坛体系列  不老歌  论坛




 




-非常感谢每一位曾经为青黄产粮的太太,也请各位多支持现在依然爱着青黄的太太们!



【爆轰】接吻预先练习

55555555甜死了

雷打不动摇__遊佐:

ooc


不喜直接x


看世界杯的时候写的,一边气一边哭然后成功写砸(摊手


不过比起初稿的暴躁直接好很多了...可惜改不动了。


-------------------------




保险起见。(我真的不知道这么单纯哪里来的敏感???










手下还有好多好多要写,接下来等期末结束吧(我讨厌每门课的闭卷

【爆轰】更衣室里的一辆车(≥18)

好!!!

雷打不动摇__遊佐:

ooc


不喜直接x


八点半左右的心血来潮,sex\欲比较强的轰。


两个人都非常喜欢彼此这点毋庸置疑。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甚至连题目都自暴自弃了。


让你们见识下一个想开车的人的糟糕车技。


----------------


保险起见。




啊啊...我好喜欢他们两个啊!!!





【爆轰】认知偏差(后续)

好甜啊 太甜了吧 被甜哭了

伊芜白摆Π:

# 非常非常短且没有什么意义的一篇后续


# 只是想看轰宝向爆爆撒个娇




前文点这里




  太荒唐了。洗完澡躺在床上时轰焦冻还没缓过劲儿来。


  ——怎么会两个人自说自话地过了三年还没一点儿不对劲的?


  也不是没有不对劲的地方……


  轰焦冻之前一直觉得,床伴这种关系,应当干净利落,不拖泥也不带一点儿水,更何况后来轰焦冻意识到自己喜欢爆豪之后,更是小心翼翼地拿捏着分寸,生怕走近了一步就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小心思。


  可是爆豪不是这样,他一直坦荡荡地在轰焦冻的生活里来来往往,硬是把他们的关系进度条从百分之三十拉到百分之七十。他早该意识到,如果不是交往对象,爆豪根本不会做这些多余的事。


  一想起之前的事,轰焦冻就觉得无地自容,他长叹了一声,拽过枕头蒙在了自己脸上。


 


  ……


  爆豪胜己一进房间就看到英雄焦冻企图自杀的惊险场面。


  爆豪经过刚才一场闹剧,心累得像养了个不成器的儿子的老父亲,他有气无力地倒在床上,扯下了轰焦冻的枕头。


  “干什么呢,准备畏罪自杀?”爆豪胜己觉得自己一辈子的耐心都用在轰焦冻这个倒霉孩子身上了。


  ……


  轰焦冻默然了一会儿,突然一个翻身骑到爆豪胜己的身上,手撑在爆豪的两侧,俯下头认真地看着他。


  ……


  “你这白痴看什么看啊!快滚下去,重死了。”爆豪浑身不自在,毫不留情地飞了一个眼刀。


  轰焦冻突然开口说道:“胜己,我以后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


  我这是要嫁了吗……爆豪没头没脑地想着。


  “……之前的事对不起。”轰焦冻有点丧气,蔫蔫的样子像只做错了事的小猫。


  “但是以后我绝对会成为一个优秀的男朋友的。”


  轰焦冻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异色瞳在灯光下好看得要命,像绿色之邦的冷藏多年的清酿,又像黑色疯长八丈,大风隐隐。爆豪望进他眼中自己的倒影,觉得爱情真是一件疯狂的事。


  他叹了口气,把轰焦冻按进自己的怀里,亲吻着他红白发丝相交的发旋。


  轰焦冻在他怀里闷闷地问道:“为什么呢?”


  为什么从来没有提出来过,自己的做法让他受到了多少伤害,给了他多少不确定,为什么不质问自己,撂出感情公堂对簿,为什么要一个人走这段本该两个人走的路?


  爆豪把熊孩子轰焦冻从自己身上弄了下去,翻身圈住他的腰,不甚在意地说:“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他轻吻了一下盯着他看的家伙的唇,想了想,不情愿地开口:“……刚毕业的时候我们都很忙,事情多,一工作起来就昏天黑地的,没那么多时间想东想西的,除了工作就是往你这儿跑,但一周也就能见个一次两次的,还要么就是上床,要么就是在家窝着,都没想过什么约会,老子简直比单身狗还单身狗。


  “前年年底事务所来了几个靠谱的家伙,才感觉轻松了一点,终于可以像那个混蛋老板一样把事情都扔给别人做了。


  “那时候才琢磨你的事情多了点,但是你这混蛋又整天见首不见尾的,发个邮件半天不回,我还不如给滚球发邮件。”


  轰焦冻:……


  滚球是绿谷养的狗。


  当然它大名不叫这个,这个是爆豪擅自给它取的小名,因为爆豪觉得它太胖了,跑起来像个滚着的球。


  “你不来找我,我只能上门逮人,逮着人肯定要往床上压,哪那么多破功夫伤春悲秋的。”爆豪别扭地解释道,逞强的表情一如十几岁的少年。


  “谁知道你这个阴阳脸这么想的。”余怒未消的爆豪翻了个身卷进被子里,用后脑勺对着轰焦冻。


  轰焦冻有点好笑,觉得这个二十多岁的男人真是可爱极了。


  他凑过去,趴在爆豪毛茸茸的脑袋旁边。


  轰焦冻呼出的热气撩得爆豪心痒,他瞪了那个傻乎乎盯着他看的家伙一眼,然后让他滚回去躺好。


  轰焦冻乖乖滚了回去,爆豪认命地坐起来给他盖好被子。


  躺得笔直乖巧的轰焦冻任由爆豪给他掖好被角,揉乱他的头发。


  “可是胜己当时也没有提出交往的事呢……”轰焦冻突然开口说道。


  “哈??”爆豪被轰焦冻又气得青筋一跳。


  “喜欢什么的也没有说……这样我怎么会知道胜己是想和我交往。”轰·理不直·气也壮·焦冻不怕死地说道。


  爆豪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赏了不怕死的家伙一个脆脆的毛栗子。


  “这种事情还用说吗!你难道感受不出来吗你个白痴!整天脑子都装了些什么猪玩意儿啊!”


  “……装了你。”


  “找死是不是你这家伙!”


  轰焦冻同学得到了一分钟内的第二个毛栗子。


  爆豪气得不行,这家伙果然是真不可爱!


  偏偏那个不可爱的家伙用有点期盼的表情望着自己,说:“胜己能不能说句喜欢我啊?”


  ……


  这家伙怎么这么可爱的。


 


  爆豪胜己陷入了人生最大的困境。


  被轰焦冻期待的眼神注视着,他心跳得越来越快,像是要从他嘴里蹦出去,喜欢这个音节像是被从他的喉咙里剥除出去了,怎么都发不出来。


  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眼神乱飞:“一定要说吗?”


  轰焦冻默默地用控诉的眼神看着他,像个被抢了糖的小朋友。


  ……


  爆豪叹了口气,认输了。


  他弯下腰,轻轻地在小朋友的唇上啄了一下。


  “我是爱你,白痴。”


  男人红玉般的眸子像一簇火星,熊熊地燃烧在轰焦冻心里,像荒野的歌似孤岛的红锈,让轰焦冻前所未有地意识到,这个男人是他灵魂的毒汁,此生不换的爱人。


  轰焦冻坐起身,凑上去搂住了爆豪的脖子。


  “我也爱你。”他把下巴搁在爆豪的颈窝,小声地说。


  温热的身体被他搂在怀里,恋人的胳膊还环在他的颈间,独属于轰焦冻的混合着冰雪和烈焰的气息盈在鼻尖,爆豪觉得自己简直被幸福淹没了。




  “爆豪。”


  “嗯?”沉浸在甜蜜氛围的爆豪随口应着,摸了摸轰焦冻的后脑勺。


  轰焦冻蹭了他一下,无辜地看着他:“硬了。想做。”


  …………


  爆豪觉得自己血压又飙升了。


  他红着脸大吼道:“你这家伙整天都在想什么啊!!”


  “可是胜己说爱我,就忍不住……很想做。”轰焦冻一脸坦然,“胜己能理解的吧?”


  老子不理解啊!!


 


  关上灯把那不知死活的家伙压倒在身下的时候,爆豪想,自己可能真的会是昏庸无道的君王吧。




-真·END




嗯……是的,没有车……()


期末考试周文力有点不足 胡乱写的……非常抱歉TTT

【爆轰】我掐指一算,爆豪胜己和轰焦冻有一腿。

我的天呐 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好甜啊

伊芜白摆Π:

# 绿谷姻缘眼(?)设定


# 一发完


# 突然想到这个梗,飞速码了一篇,沙雕预警


# 有微微上耳、欧相、出茶成分




  雄英高中英雄科A班的优等生绿谷出久今天醒来,觉得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虽然继承了ALLRIGHT但本身是无个性的绿谷出久,觉醒个性了。


  且先不吐槽都16岁了才终于觉醒,这……到底是什么没用的个性啊?


  绿谷看着满大街人头上顶着的爱心的标志,陷入了沉思。


 


  今天一出门,绿谷发现自己看到的世界和往常有点不同——很多人头上多了一个爱心的符号,漂浮在空中。有人的爱心是灰色,看起来十分不显眼,也有的人是红色,上面标了或高或低的数值,红色还不尽相同,有的是浅浅的西瓜红,也有的是热烈饱满的鲜红。


  也有人头上什么都没有。


  比如绿谷自己。


  绿谷站在街旁研究了一会儿。


  挺有趣的——跟游戏一样,数值越高的,红色就越鲜艳,数值越低的,红色也就越浅。不过红色和灰色有什么区别呢?爱心又代表了什么呢?


  绿谷抱着自己的本子碎碎念着。


  迎面走来一对情侣,女生挽着男生的手开心地说着什么,男生替她别过了耳边的碎发,让她好好看路。


  绿谷愣愣地盯着他们看——男生和女生头上都有一颗鲜红的爱心,正在一下一下跳动着,仿佛一颗真正的心脏,上面的数值都是80。


  绿谷恍然大悟——这该不会是情侣之间的好感度标识吧?


  妈耶,还能有比这还没用的个性吗?这是什么鬼设定啊?作者就不能给自己安排一点有用的角色吗?


  梦想成为NO.1英雄的绿谷出久头一次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怀疑。


 


  虽然深受打击,课还是要上的。绿谷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了学校。


  期间还因为一直盯着别人头顶看而遭到了两个白眼。


  啊——绿谷痛苦地趴在桌上,看着班上同学头顶上的爱心叹了口气。


  这个性也太八卦了吧?


  绿谷看了看正在和耳郎说话的上鸣和他头上热情跳动着的红色爱心,以及上面的数值——70,这不是在热恋中吗?


  无意间撞破一些不得了的事情的绿谷再一次感到头疼。


  但是这些灰色的爱心又是什么意思呢……绿谷转着笔,偷偷摸摸地打量着周围。


  切岛,芦户,丽日,小胜……等等,小胜?


  绿谷蹭地一下坐直了,紧盯着刚走进来的爆豪胜己。


  爆豪斜挎着包,裤子还是垮在腰间,一脸想打架吗混蛋的表情走了进来。


  “想打架吗混蛋?”


  爆豪站在自己的座位前,一脸不愉快地瞪着自己。


  “诶诶不是!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绿谷慌忙移开了视线,惶恐不安地低下了头,爆豪嘁了一声,重重地拉开自己的椅子坐下了。


  自己没有爱心应该是因为没有喜欢的人吧?那小胜头上灰色的爱心是怎么回事?


  绿谷偷偷打量着爆豪头顶的灰色爱心。


  “找死吗你这混蛋!”


  爆豪被背后直勾勾的视线弄得心烦气躁,回头一个炸弹炸了过去。


  “对不起!!!!”


 


  绿谷无精打采地熬到了下课,走出了教室纾缓一下自己郁闷的心情。


  ……这又是怎么回事?


  欧尔麦特和相泽老师在窗户边说着话,相泽老师翻着书,漫不经心地回答着。


  这些都不重要——他们头上的红得发紫还在跳得欢实的爱心是怎么回事?


  绿谷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他飞一般地跑回了教室,用手蒙着脑袋给自己洗脑:没看见没看见没看见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都是梦没错一定都是梦等你睡醒了就好了……


  “绿谷同学?”


  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抬起头,看见丽日正站在他面前,担心地看着他。


  ……和她头顶那颗引人注目的红心一起。


  绿谷的脸蹭地一下烧了起来,他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烧熟了,他磕磕绊绊地说:“没没没……我我只是……我什么都没看见!我我我还有事!”


  绿谷飞一般地又跑出了教室。


 


  带着莫名的窥探别人隐私的羞耻感,绿谷目不斜视地吃完了午饭。


  为了避免再看到别人头上的爱心,他把自己与别人的目光交流减到了最少。


  “唉……”


  “怎么了吗?”坐在旁边的轰焦冻察觉到了他的叹息。


  “没什么……”绿谷无力地戳着碗里剩下的西兰花。


  “早点吃完休息吧。”轰有点疑惑,却还是点了点头。


  “嗯……”


  这种没用的个性,还是说不出口啊……


 


  实训课上,相泽老师懒懒地点着分组的名字,绿谷绝望地发现自己又和爆豪分到了一起。


  “切。”


  爆豪简明扼要地发表了他的想法。


  绿谷仰天长叹,顺便瞄了一眼相泽老师的头顶——这个既然已经看过了的话再多看几眼也没事吧?


  随即,绿谷震惊地发现——相泽老师头顶的爱心变成了灰色?


  他揉了揉眼睛,没错,一颗灰色的、安静的、没有跳动的爱心。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相泽老师和欧尔麦特分手了?


  怎么可能——上午还那么开心地说着话啊。


  绿谷像只追逐着自己尾巴的小狗一样没头没脑地原地转了几圈,内心十分焦灼。


  这——不对,仔细想想,他看到的红色的爱心的所有者都是正在和恋人说话的情况下的。


  难道——绿谷把目光放在了上鸣身上,他正在缠着耳郎说话,耳郎虽然看起来有点冷淡,但头顶跳动着的红心说不了谎。


  “上鸣同学。”他轻轻喊了一声。


  “啊?”上鸣回过了头,向他走来,与此同时,他头顶的红心也变成了灰色。


  原来是这样——绿谷松了口气。


  “没事,祝你幸福。”绿谷展开一个真诚的笑容。


  上鸣愣了几秒,伸手摸向他的额头:“发烧了?”


 


  解开了这个谜题,绿谷松了口气,原来相泽老师和欧尔麦特没有分手,真是太好了——


  两位老师完全不知道自己心爱的学生正在为他们的恋情牵肠挂肚。


  很快,这位学生便被另一个问题吸引了——早上看到小胜头顶有一个灰色的爱心,那那那不就说明小胜也有喜欢的人?


  妈耶,爆豪胜己的发小绿谷出久同学震惊了。


  小胜会喜欢别人吗?怎么做到的啊!绿谷对未知的爆豪的喜欢对象顿时产生了崇敬之情。


  是谁呢……绿谷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角落里的爆豪,在心里推理着。


  小胜亲近的同学就那么几个,切岛,上鸣,濑吕。女生的话,芦户偶尔因为切岛的原因和他们一起玩……


  绿谷在心里打了个叉。


  怎么想都觉得太不靠谱。


  绿谷重新开始分析。


  小胜对感兴趣的对象,应该会脾气好那么一点?态度也许会有些不一样吧?


  在班上能和平地和小胜说话的人,切岛,上鸣,濑吕……


  绿谷绝望地发现自己陷入了死胡同。


  那么,换个范围,万一不是班里的呢?


  不是班里的话……不是班里的话我根本不认识啊!分析个鬼啊!作者是不是脑子有什么毛病啊摔!


  绿谷的碎碎念终于换来了爆豪的一记手雷。


  “烦死了!闭嘴啊!”


  “对对对不起!”


 


  绿谷决定改变策略。


  “切岛同学。”


  “怎么啦?”


  “你能不能和小胜说句话?”


  “哈??”


  “就……想通过对话分析一下班上同学的个性和性格的相合程度。”


  绿谷闭着眼睛瞎诌。


  “哦……好吧。”


  切岛一脸迷茫地向爆豪走去:“爆豪!”


  “干嘛?”爆豪一脸不耐烦地回了头。


  “……下午好。”


  “……杀了你啊混蛋!”


  绿谷向切岛道了谢,郑重地在小本子上记下:切岛,NO!


 


  “爆豪!”


  “……哈?”


  “……为什么你的战斗服还附带眼罩?后面还有两个小翅膀?”


  “……找揍是不是混蛋?”


  绿谷点点头:上鸣,NO!


 


  “……爆豪。”


  “……啊?”


  “你看这朵云,像不像你颜艺时的脸?”


  “……”


  “……”


  “对不起别打了呜呜呜我错了爆豪大爷!”


  绿谷咬了咬笔头,濑吕:NO!


 


  绿谷少年陷入了困境。


  怎么办,让全班每个同学都跟小胜说话?


  “走了白痴,到我们了。”爆豪站了起来。


  “啊好!小胜等等我!”


 


  他们这次分配到的训练场是西南角的森林里,是2V2的形式,率先使对方组内任何一个成员丧失行动力的的组算作胜利。


  他们对上的是——轰焦冻和八百万。


  绿谷眼里燃起了兴奋的光芒。


  “别输了啊。”


  绿谷抬头看着爆豪,他咧开嘴露出一个张狂的笑容,眼里燃着两簇火星,越燃越旺,几乎迸发出来,他舔了舔嘴角:“赢了那家伙。”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相泽老师终于叫了停。


  森林里轰的火和爆豪的炸弹都受到了限制,但仍然威力很大——绿谷强撑着自己的身体,靠在树干上。


  八百万弯着腰喘着气,轰轻轻地扶着她,以防她体力不支倒下去。


  都很强。


  绿谷默默地在心里想着。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绿谷才发现爆豪不见了踪影。


  “诶……小胜……”绿谷一下慌了神。


  “爆豪先回去了,我们也回去吧。”轰整理着自己的战斗服,对绿谷说道。


  绿谷点了点头,后知后觉地发现——轰同学头上也有一颗爱心?


  A班首屈一指的帅哥!竟然也有喜欢对象吗!


  绿谷同学丝毫没发现自己在八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吃过饭,绿谷和轰回了宿舍,一进楼就看到爆豪大爷一般地半躺在沙发上。


  “小胜!”


  爆豪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


  头顶灰色的爱心提醒着绿谷他未竟的寻找爆豪喜欢的人的伟大事业。


  他不由自主地看向了旁边的人。


  轰焦冻还是一脸冷淡。


  应该不是吧……小胜跟轰同学从来就没好好说话过,不是吵起来就是打起来,轰同学看小胜的时候也是一副看空气的表情……嗯,相信自己的判断,绿谷出久,你可以的!


  “看什么看,混蛋阴阳脸。”


  啪——爆豪头上的爱心亮了,仿佛相亲节目上男女嘉宾牵手成功的时刻。


  “哦。”


  啪——轰焦冻头上的爱心也不争气地亮了。


  绿谷抱着头,觉得自己离被灭口的日子不远了。


 


  绿谷浑浑噩噩地回到房间,摔在了床上。


  原来是这样么……小胜和轰同学在交往什么的……


  绿谷翻身坐起,不对,小胜和轰同学头上的数字都是50,连及格线都没到啊!


  他们表白了吗?在一起了吗?还是只是互相喜欢的阶段?


  上鸣和耳郎都有70了,欧尔麦特和相泽老师都90了,这不科学!


  绿谷少年发现了新的盲点,打开门一溜烟跑了出去。


 


  “小小小胜……”


  看到爆豪杀人的眼神的瞬间,绿谷好不容易攒起的勇气碎成了渣渣。


  “你你你对轰同学……怎怎么看的……”绿谷声音越来越小,他绝望地感觉自己可能命不久矣。


  “哈?什么莫名其妙的问题啊混蛋!”


  小胜竟然没揍我么!


  “就就是……”绿谷闭上了眼,强忍着逃跑的冲动,“我发现……我我我……轰同学他他他……”


  看把孩子紧张的,都成了结巴了。


  爆豪的眉头越拧越紧。


  绿谷牙一咬,脚一跺,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


  “轰同学说他喜欢你!想知道你的想法!”


  爆豪一愣,耳根迅速红了。


  他涨红了一张脸,刷地一下站了起来:“这家伙找死吗!”他走了两步:“那家伙在哪?”


  “呃……大概在宿舍?”


  “麻烦死了!”爆豪顶着一张熟透的脸,骂骂咧咧地去按了电梯的按钮。


  啊,活下来了!


  绿谷深吸了一口气,由衷地感受到,活着是多么快乐啊。


 


  第二天,爆豪还是斜挎着包,垮着裤子走进了教室。


  不同的是,轰跟在他的后面,一脸无辜地跟爆豪辩解着什么。


  绿谷瞄了一眼两人的头顶,两颗鲜红的爱心正热烈地跳动着,上面标示着两个明晃晃的数值——65。


  看来是交往了呢。


  躲在课本后面的绿谷少年终于松了口气。


 


  预备英雄人偶,今天也在深藏功与名地为世界和平作出着贡献。




  啥也没做就被突然冲进宿舍的爆豪按在床上一顿亲的轰焦冻 : ????




-END




  感觉自己在沙雕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