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kise

Kise🌟

【爆轰】接吻预先练习

55555555甜死了

雷打不动摇__遊佐:

ooc


不喜直接x


看世界杯的时候写的,一边气一边哭然后成功写砸(摊手


不过比起初稿的暴躁直接好很多了...可惜改不动了。


-------------------------




保险起见。(我真的不知道这么单纯哪里来的敏感???










手下还有好多好多要写,接下来等期末结束吧(我讨厌每门课的闭卷

【爆轰】更衣室里的一辆车(≥18)

好!!!

雷打不动摇__遊佐:

ooc


不喜直接x


八点半左右的心血来潮,sex\欲比较强的轰。


两个人都非常喜欢彼此这点毋庸置疑。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甚至连题目都自暴自弃了。


让你们见识下一个想开车的人的糟糕车技。


----------------


保险起见。




啊啊...我好喜欢他们两个啊!!!





【爆轰】认知偏差(后续)

好甜啊 太甜了吧 被甜哭了

伊芜白摆Π:

# 非常非常短且没有什么意义的一篇后续


# 只是想看轰宝向爆爆撒个娇




前文点这里




  太荒唐了。洗完澡躺在床上时轰焦冻还没缓过劲儿来。


  ——怎么会两个人自说自话地过了三年还没一点儿不对劲的?


  也不是没有不对劲的地方……


  轰焦冻之前一直觉得,床伴这种关系,应当干净利落,不拖泥也不带一点儿水,更何况后来轰焦冻意识到自己喜欢爆豪之后,更是小心翼翼地拿捏着分寸,生怕走近了一步就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小心思。


  可是爆豪不是这样,他一直坦荡荡地在轰焦冻的生活里来来往往,硬是把他们的关系进度条从百分之三十拉到百分之七十。他早该意识到,如果不是交往对象,爆豪根本不会做这些多余的事。


  一想起之前的事,轰焦冻就觉得无地自容,他长叹了一声,拽过枕头蒙在了自己脸上。


 


  ……


  爆豪胜己一进房间就看到英雄焦冻企图自杀的惊险场面。


  爆豪经过刚才一场闹剧,心累得像养了个不成器的儿子的老父亲,他有气无力地倒在床上,扯下了轰焦冻的枕头。


  “干什么呢,准备畏罪自杀?”爆豪胜己觉得自己一辈子的耐心都用在轰焦冻这个倒霉孩子身上了。


  ……


  轰焦冻默然了一会儿,突然一个翻身骑到爆豪胜己的身上,手撑在爆豪的两侧,俯下头认真地看着他。


  ……


  “你这白痴看什么看啊!快滚下去,重死了。”爆豪浑身不自在,毫不留情地飞了一个眼刀。


  轰焦冻突然开口说道:“胜己,我以后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


  我这是要嫁了吗……爆豪没头没脑地想着。


  “……之前的事对不起。”轰焦冻有点丧气,蔫蔫的样子像只做错了事的小猫。


  “但是以后我绝对会成为一个优秀的男朋友的。”


  轰焦冻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异色瞳在灯光下好看得要命,像绿色之邦的冷藏多年的清酿,又像黑色疯长八丈,大风隐隐。爆豪望进他眼中自己的倒影,觉得爱情真是一件疯狂的事。


  他叹了口气,把轰焦冻按进自己的怀里,亲吻着他红白发丝相交的发旋。


  轰焦冻在他怀里闷闷地问道:“为什么呢?”


  为什么从来没有提出来过,自己的做法让他受到了多少伤害,给了他多少不确定,为什么不质问自己,撂出感情公堂对簿,为什么要一个人走这段本该两个人走的路?


  爆豪把熊孩子轰焦冻从自己身上弄了下去,翻身圈住他的腰,不甚在意地说:“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他轻吻了一下盯着他看的家伙的唇,想了想,不情愿地开口:“……刚毕业的时候我们都很忙,事情多,一工作起来就昏天黑地的,没那么多时间想东想西的,除了工作就是往你这儿跑,但一周也就能见个一次两次的,还要么就是上床,要么就是在家窝着,都没想过什么约会,老子简直比单身狗还单身狗。


  “前年年底事务所来了几个靠谱的家伙,才感觉轻松了一点,终于可以像那个混蛋老板一样把事情都扔给别人做了。


  “那时候才琢磨你的事情多了点,但是你这混蛋又整天见首不见尾的,发个邮件半天不回,我还不如给滚球发邮件。”


  轰焦冻:……


  滚球是绿谷养的狗。


  当然它大名不叫这个,这个是爆豪擅自给它取的小名,因为爆豪觉得它太胖了,跑起来像个滚着的球。


  “你不来找我,我只能上门逮人,逮着人肯定要往床上压,哪那么多破功夫伤春悲秋的。”爆豪别扭地解释道,逞强的表情一如十几岁的少年。


  “谁知道你这个阴阳脸这么想的。”余怒未消的爆豪翻了个身卷进被子里,用后脑勺对着轰焦冻。


  轰焦冻有点好笑,觉得这个二十多岁的男人真是可爱极了。


  他凑过去,趴在爆豪毛茸茸的脑袋旁边。


  轰焦冻呼出的热气撩得爆豪心痒,他瞪了那个傻乎乎盯着他看的家伙一眼,然后让他滚回去躺好。


  轰焦冻乖乖滚了回去,爆豪认命地坐起来给他盖好被子。


  躺得笔直乖巧的轰焦冻任由爆豪给他掖好被角,揉乱他的头发。


  “可是胜己当时也没有提出交往的事呢……”轰焦冻突然开口说道。


  “哈??”爆豪被轰焦冻又气得青筋一跳。


  “喜欢什么的也没有说……这样我怎么会知道胜己是想和我交往。”轰·理不直·气也壮·焦冻不怕死地说道。


  爆豪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赏了不怕死的家伙一个脆脆的毛栗子。


  “这种事情还用说吗!你难道感受不出来吗你个白痴!整天脑子都装了些什么猪玩意儿啊!”


  “……装了你。”


  “找死是不是你这家伙!”


  轰焦冻同学得到了一分钟内的第二个毛栗子。


  爆豪气得不行,这家伙果然是真不可爱!


  偏偏那个不可爱的家伙用有点期盼的表情望着自己,说:“胜己能不能说句喜欢我啊?”


  ……


  这家伙怎么这么可爱的。


 


  爆豪胜己陷入了人生最大的困境。


  被轰焦冻期待的眼神注视着,他心跳得越来越快,像是要从他嘴里蹦出去,喜欢这个音节像是被从他的喉咙里剥除出去了,怎么都发不出来。


  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眼神乱飞:“一定要说吗?”


  轰焦冻默默地用控诉的眼神看着他,像个被抢了糖的小朋友。


  ……


  爆豪叹了口气,认输了。


  他弯下腰,轻轻地在小朋友的唇上啄了一下。


  “我是爱你,白痴。”


  男人红玉般的眸子像一簇火星,熊熊地燃烧在轰焦冻心里,像荒野的歌似孤岛的红锈,让轰焦冻前所未有地意识到,这个男人是他灵魂的毒汁,此生不换的爱人。


  轰焦冻坐起身,凑上去搂住了爆豪的脖子。


  “我也爱你。”他把下巴搁在爆豪的颈窝,小声地说。


  温热的身体被他搂在怀里,恋人的胳膊还环在他的颈间,独属于轰焦冻的混合着冰雪和烈焰的气息盈在鼻尖,爆豪觉得自己简直被幸福淹没了。




  “爆豪。”


  “嗯?”沉浸在甜蜜氛围的爆豪随口应着,摸了摸轰焦冻的后脑勺。


  轰焦冻蹭了他一下,无辜地看着他:“硬了。想做。”


  …………


  爆豪觉得自己血压又飙升了。


  他红着脸大吼道:“你这家伙整天都在想什么啊!!”


  “可是胜己说爱我,就忍不住……很想做。”轰焦冻一脸坦然,“胜己能理解的吧?”


  老子不理解啊!!


 


  关上灯把那不知死活的家伙压倒在身下的时候,爆豪想,自己可能真的会是昏庸无道的君王吧。




-真·END




嗯……是的,没有车……()


期末考试周文力有点不足 胡乱写的……非常抱歉TTT

【爆轰】我掐指一算,爆豪胜己和轰焦冻有一腿。

我的天呐 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好甜啊

伊芜白摆Π:

# 绿谷姻缘眼(?)设定


# 一发完


# 突然想到这个梗,飞速码了一篇,沙雕预警


# 有微微上耳、欧相、出茶成分




  雄英高中英雄科A班的优等生绿谷出久今天醒来,觉得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虽然继承了ALLRIGHT但本身是无个性的绿谷出久,觉醒个性了。


  且先不吐槽都16岁了才终于觉醒,这……到底是什么没用的个性啊?


  绿谷看着满大街人头上顶着的爱心的标志,陷入了沉思。


 


  今天一出门,绿谷发现自己看到的世界和往常有点不同——很多人头上多了一个爱心的符号,漂浮在空中。有人的爱心是灰色,看起来十分不显眼,也有的人是红色,上面标了或高或低的数值,红色还不尽相同,有的是浅浅的西瓜红,也有的是热烈饱满的鲜红。


  也有人头上什么都没有。


  比如绿谷自己。


  绿谷站在街旁研究了一会儿。


  挺有趣的——跟游戏一样,数值越高的,红色就越鲜艳,数值越低的,红色也就越浅。不过红色和灰色有什么区别呢?爱心又代表了什么呢?


  绿谷抱着自己的本子碎碎念着。


  迎面走来一对情侣,女生挽着男生的手开心地说着什么,男生替她别过了耳边的碎发,让她好好看路。


  绿谷愣愣地盯着他们看——男生和女生头上都有一颗鲜红的爱心,正在一下一下跳动着,仿佛一颗真正的心脏,上面的数值都是80。


  绿谷恍然大悟——这该不会是情侣之间的好感度标识吧?


  妈耶,还能有比这还没用的个性吗?这是什么鬼设定啊?作者就不能给自己安排一点有用的角色吗?


  梦想成为NO.1英雄的绿谷出久头一次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怀疑。


 


  虽然深受打击,课还是要上的。绿谷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了学校。


  期间还因为一直盯着别人头顶看而遭到了两个白眼。


  啊——绿谷痛苦地趴在桌上,看着班上同学头顶上的爱心叹了口气。


  这个性也太八卦了吧?


  绿谷看了看正在和耳郎说话的上鸣和他头上热情跳动着的红色爱心,以及上面的数值——70,这不是在热恋中吗?


  无意间撞破一些不得了的事情的绿谷再一次感到头疼。


  但是这些灰色的爱心又是什么意思呢……绿谷转着笔,偷偷摸摸地打量着周围。


  切岛,芦户,丽日,小胜……等等,小胜?


  绿谷蹭地一下坐直了,紧盯着刚走进来的爆豪胜己。


  爆豪斜挎着包,裤子还是垮在腰间,一脸想打架吗混蛋的表情走了进来。


  “想打架吗混蛋?”


  爆豪站在自己的座位前,一脸不愉快地瞪着自己。


  “诶诶不是!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绿谷慌忙移开了视线,惶恐不安地低下了头,爆豪嘁了一声,重重地拉开自己的椅子坐下了。


  自己没有爱心应该是因为没有喜欢的人吧?那小胜头上灰色的爱心是怎么回事?


  绿谷偷偷打量着爆豪头顶的灰色爱心。


  “找死吗你这混蛋!”


  爆豪被背后直勾勾的视线弄得心烦气躁,回头一个炸弹炸了过去。


  “对不起!!!!”


 


  绿谷无精打采地熬到了下课,走出了教室纾缓一下自己郁闷的心情。


  ……这又是怎么回事?


  欧尔麦特和相泽老师在窗户边说着话,相泽老师翻着书,漫不经心地回答着。


  这些都不重要——他们头上的红得发紫还在跳得欢实的爱心是怎么回事?


  绿谷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他飞一般地跑回了教室,用手蒙着脑袋给自己洗脑:没看见没看见没看见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都是梦没错一定都是梦等你睡醒了就好了……


  “绿谷同学?”


  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抬起头,看见丽日正站在他面前,担心地看着他。


  ……和她头顶那颗引人注目的红心一起。


  绿谷的脸蹭地一下烧了起来,他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烧熟了,他磕磕绊绊地说:“没没没……我我只是……我什么都没看见!我我我还有事!”


  绿谷飞一般地又跑出了教室。


 


  带着莫名的窥探别人隐私的羞耻感,绿谷目不斜视地吃完了午饭。


  为了避免再看到别人头上的爱心,他把自己与别人的目光交流减到了最少。


  “唉……”


  “怎么了吗?”坐在旁边的轰焦冻察觉到了他的叹息。


  “没什么……”绿谷无力地戳着碗里剩下的西兰花。


  “早点吃完休息吧。”轰有点疑惑,却还是点了点头。


  “嗯……”


  这种没用的个性,还是说不出口啊……


 


  实训课上,相泽老师懒懒地点着分组的名字,绿谷绝望地发现自己又和爆豪分到了一起。


  “切。”


  爆豪简明扼要地发表了他的想法。


  绿谷仰天长叹,顺便瞄了一眼相泽老师的头顶——这个既然已经看过了的话再多看几眼也没事吧?


  随即,绿谷震惊地发现——相泽老师头顶的爱心变成了灰色?


  他揉了揉眼睛,没错,一颗灰色的、安静的、没有跳动的爱心。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相泽老师和欧尔麦特分手了?


  怎么可能——上午还那么开心地说着话啊。


  绿谷像只追逐着自己尾巴的小狗一样没头没脑地原地转了几圈,内心十分焦灼。


  这——不对,仔细想想,他看到的红色的爱心的所有者都是正在和恋人说话的情况下的。


  难道——绿谷把目光放在了上鸣身上,他正在缠着耳郎说话,耳郎虽然看起来有点冷淡,但头顶跳动着的红心说不了谎。


  “上鸣同学。”他轻轻喊了一声。


  “啊?”上鸣回过了头,向他走来,与此同时,他头顶的红心也变成了灰色。


  原来是这样——绿谷松了口气。


  “没事,祝你幸福。”绿谷展开一个真诚的笑容。


  上鸣愣了几秒,伸手摸向他的额头:“发烧了?”


 


  解开了这个谜题,绿谷松了口气,原来相泽老师和欧尔麦特没有分手,真是太好了——


  两位老师完全不知道自己心爱的学生正在为他们的恋情牵肠挂肚。


  很快,这位学生便被另一个问题吸引了——早上看到小胜头顶有一个灰色的爱心,那那那不就说明小胜也有喜欢的人?


  妈耶,爆豪胜己的发小绿谷出久同学震惊了。


  小胜会喜欢别人吗?怎么做到的啊!绿谷对未知的爆豪的喜欢对象顿时产生了崇敬之情。


  是谁呢……绿谷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角落里的爆豪,在心里推理着。


  小胜亲近的同学就那么几个,切岛,上鸣,濑吕。女生的话,芦户偶尔因为切岛的原因和他们一起玩……


  绿谷在心里打了个叉。


  怎么想都觉得太不靠谱。


  绿谷重新开始分析。


  小胜对感兴趣的对象,应该会脾气好那么一点?态度也许会有些不一样吧?


  在班上能和平地和小胜说话的人,切岛,上鸣,濑吕……


  绿谷绝望地发现自己陷入了死胡同。


  那么,换个范围,万一不是班里的呢?


  不是班里的话……不是班里的话我根本不认识啊!分析个鬼啊!作者是不是脑子有什么毛病啊摔!


  绿谷的碎碎念终于换来了爆豪的一记手雷。


  “烦死了!闭嘴啊!”


  “对对对不起!”


 


  绿谷决定改变策略。


  “切岛同学。”


  “怎么啦?”


  “你能不能和小胜说句话?”


  “哈??”


  “就……想通过对话分析一下班上同学的个性和性格的相合程度。”


  绿谷闭着眼睛瞎诌。


  “哦……好吧。”


  切岛一脸迷茫地向爆豪走去:“爆豪!”


  “干嘛?”爆豪一脸不耐烦地回了头。


  “……下午好。”


  “……杀了你啊混蛋!”


  绿谷向切岛道了谢,郑重地在小本子上记下:切岛,NO!


 


  “爆豪!”


  “……哈?”


  “……为什么你的战斗服还附带眼罩?后面还有两个小翅膀?”


  “……找揍是不是混蛋?”


  绿谷点点头:上鸣,NO!


 


  “……爆豪。”


  “……啊?”


  “你看这朵云,像不像你颜艺时的脸?”


  “……”


  “……”


  “对不起别打了呜呜呜我错了爆豪大爷!”


  绿谷咬了咬笔头,濑吕:NO!


 


  绿谷少年陷入了困境。


  怎么办,让全班每个同学都跟小胜说话?


  “走了白痴,到我们了。”爆豪站了起来。


  “啊好!小胜等等我!”


 


  他们这次分配到的训练场是西南角的森林里,是2V2的形式,率先使对方组内任何一个成员丧失行动力的的组算作胜利。


  他们对上的是——轰焦冻和八百万。


  绿谷眼里燃起了兴奋的光芒。


  “别输了啊。”


  绿谷抬头看着爆豪,他咧开嘴露出一个张狂的笑容,眼里燃着两簇火星,越燃越旺,几乎迸发出来,他舔了舔嘴角:“赢了那家伙。”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相泽老师终于叫了停。


  森林里轰的火和爆豪的炸弹都受到了限制,但仍然威力很大——绿谷强撑着自己的身体,靠在树干上。


  八百万弯着腰喘着气,轰轻轻地扶着她,以防她体力不支倒下去。


  都很强。


  绿谷默默地在心里想着。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绿谷才发现爆豪不见了踪影。


  “诶……小胜……”绿谷一下慌了神。


  “爆豪先回去了,我们也回去吧。”轰整理着自己的战斗服,对绿谷说道。


  绿谷点了点头,后知后觉地发现——轰同学头上也有一颗爱心?


  A班首屈一指的帅哥!竟然也有喜欢对象吗!


  绿谷同学丝毫没发现自己在八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吃过饭,绿谷和轰回了宿舍,一进楼就看到爆豪大爷一般地半躺在沙发上。


  “小胜!”


  爆豪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


  头顶灰色的爱心提醒着绿谷他未竟的寻找爆豪喜欢的人的伟大事业。


  他不由自主地看向了旁边的人。


  轰焦冻还是一脸冷淡。


  应该不是吧……小胜跟轰同学从来就没好好说话过,不是吵起来就是打起来,轰同学看小胜的时候也是一副看空气的表情……嗯,相信自己的判断,绿谷出久,你可以的!


  “看什么看,混蛋阴阳脸。”


  啪——爆豪头上的爱心亮了,仿佛相亲节目上男女嘉宾牵手成功的时刻。


  “哦。”


  啪——轰焦冻头上的爱心也不争气地亮了。


  绿谷抱着头,觉得自己离被灭口的日子不远了。


 


  绿谷浑浑噩噩地回到房间,摔在了床上。


  原来是这样么……小胜和轰同学在交往什么的……


  绿谷翻身坐起,不对,小胜和轰同学头上的数字都是50,连及格线都没到啊!


  他们表白了吗?在一起了吗?还是只是互相喜欢的阶段?


  上鸣和耳郎都有70了,欧尔麦特和相泽老师都90了,这不科学!


  绿谷少年发现了新的盲点,打开门一溜烟跑了出去。


 


  “小小小胜……”


  看到爆豪杀人的眼神的瞬间,绿谷好不容易攒起的勇气碎成了渣渣。


  “你你你对轰同学……怎怎么看的……”绿谷声音越来越小,他绝望地感觉自己可能命不久矣。


  “哈?什么莫名其妙的问题啊混蛋!”


  小胜竟然没揍我么!


  “就就是……”绿谷闭上了眼,强忍着逃跑的冲动,“我发现……我我我……轰同学他他他……”


  看把孩子紧张的,都成了结巴了。


  爆豪的眉头越拧越紧。


  绿谷牙一咬,脚一跺,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


  “轰同学说他喜欢你!想知道你的想法!”


  爆豪一愣,耳根迅速红了。


  他涨红了一张脸,刷地一下站了起来:“这家伙找死吗!”他走了两步:“那家伙在哪?”


  “呃……大概在宿舍?”


  “麻烦死了!”爆豪顶着一张熟透的脸,骂骂咧咧地去按了电梯的按钮。


  啊,活下来了!


  绿谷深吸了一口气,由衷地感受到,活着是多么快乐啊。


 


  第二天,爆豪还是斜挎着包,垮着裤子走进了教室。


  不同的是,轰跟在他的后面,一脸无辜地跟爆豪辩解着什么。


  绿谷瞄了一眼两人的头顶,两颗鲜红的爱心正热烈地跳动着,上面标示着两个明晃晃的数值——65。


  看来是交往了呢。


  躲在课本后面的绿谷少年终于松了口气。


 


  预备英雄人偶,今天也在深藏功与名地为世界和平作出着贡献。




  啥也没做就被突然冲进宿舍的爆豪按在床上一顿亲的轰焦冻 : ????




-END




  感觉自己在沙雕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

猴大飞21:

Doctor不在线——

这次的离线梗脑洞扩散于 @sora啪嗒砰 太太的条漫http://blackrain1019.lofter.com/post/2ada27_e27bd1f超可爱!! 表白sora太太!!

眠狼:

我曾在人声鼎沸中描绘你的轮廓,目睹你的起落。 
520快乐!

我真的哭啦

嘿~!:

(还不习惯四处发图的我差点儿漏了lofter😂)

脑补了一下盾铁重逢,总觉得在发生了那样的灾难之后,之前的矛盾都不重要了,只要你还活着,就比什么都好。不再需要道歉,也不存在原谅,肩并肩默默扛起这个世界的重量。

ps:看完复3我觉得自己彻底解脱了,罗素已经烂到让我觉得他们开启了一个罗素AU,而我萌的是MCU的盾铁!去TMD罗素!凭什么我要因为他们而放弃自己喜欢的cp呢?!如果他们不爱队长和铁罐,让我来爱他们!

血肉之躯,钢铁之心,以人之力,比肩神明。

眠狼:

我希望,他们会记得你。